The existence of the non-existence – Emily Jacir

 

 

(原文刊於 Obscura Magazine 2017 年 7 月18 日)

Emily Jacir 的藝術關注那些被消失、被遺忘的事情。

美籍巴勒斯坦裔藝術家 Emily Jacir ,把故鄉被消失的故事通過藝術呈現出來。關於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都以「衝突」概括,衝突中包含家庭、土地、歷史及各式各樣的突然消失。於2012年上一屆的卡塞爾文獻展,Jacir 將六千本藏於耶路撒冷國家猶太圖書館中,被標籤為「棄置財物」(Abandoned Property) 的書,做成作品 ex libris。這六千本書原屬於巴勒斯坦圖書館、學校、機構甚至是個人,後來被以色列據為已有並聲稱這都是被拋棄的書。

ex libris 是藏書票,前人愛在書內的首頁,寫或刻上自己的名字,以示擁有該書之意。Jacir 將這六千本被迫遺棄的書以攝影記錄下來,然後造成裝置藝術,更將當中的藏書票內容,翻譯成英語及德語在卡塞爾市中心不同地方展示。

This book belongs to its owner Fathallah Saad. He bought it with his own money at the beginning of March 1892

To a dear friend and great research historian Omar Effendi Barghouti. A gift of respect and appreciation from the author Aref il Aref

擁有權都被消失,就像巴勒斯坦人在自己的土地上,卻過著難民一樣的生活,在自己的土地上成為難民。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地區設圍牆,說是為了國土安全。這些圍牆把原本屬於巴勒斯坦的土地也分隔開起,更荒謬的是有大學、私人居所、醫院等被圍牆一分為二,於是在課室與課室、病房與病房、客廳與飯廳之間,也設有檢查站而經過的人要出示證件。自己擁有的就此被消失了。

想起了卡爾維諾的小說《不存在的武士》,書中的武士沒有實體身驅,只有盔甲一具。「不存在」並非看不見,只是「不存在」在奮力與「存在」抵抗時,往往因為無知、貧窮及習以為常,「不存在」於是落入無窮空洞中。

 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